电子烟供货商微信,监管标准待定电子烟行业“燃点”待查

新华财经上海3月31日电(记者邱德坤、李灵曦)“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电子烟产业何去何从?

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了《修改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 ,“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卷烟相关规定执行”的表述,解读为将加强电子烟监管的政策。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行业监管来得正是时候。自电子烟行业野蛮生长以来,出现了烟弹狂配、渠道货(经销商跨地区低价销售)等诸多问题。此外,尽管国家烟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在2019年底向电子烟发出了“online禁售令”,但网上销售的现象仍然存在。

行业新一轮监管即将迎来电子烟行业生态?从业者将如何看待政策实施与行业发展的关系?

资本恐慌,行业如常

虽然电子烟工业一直期待国家监管和行业标准出台,但当《征求意见稿》突然出炉,政策“靴子”不落,电子烟圈层人仍然感觉到风暴的来临。

3月22日下午5点,一连串快速的手机通知响起,引起了正在看店的成都悦刻专营店店员张晓云(化名)的注意。她拿出手机看了看。铃声来自电子烟商者组成的微信群。这群原本在工作时间很安静的群,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刷新某条动态消息。

“这个政策是什么意思?” “监管市场不一定是坏事吧?” “看来悦刻上市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张小云赶紧翻了翻聊天记录,只有几十条我看到信息前的一小段,才明白刚才相关部门提出的将电子烟 推荐给香烟监督。

张小云隐约觉得这件事情跟他的工作有很大关系,但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关系。对于群里的一系列问题,她也很想知道答案,但没有人能给出明确而有说服力的答案。

在万里之外的东莞经营着一家小型电子烟生产工厂的赵云(化名)已经实现了相应的意识,所以他对《征求意见稿》并不感到意外:“近年来,美国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来管控电子烟,所以我国加强监管只是时间问题。”

看信息来源——北京,电子烟头企业博德的合伙人兼CMO方辉的心情似乎并未受到上述消息的影响。他正要选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庆祝博德线下门店顺利扩张,最后选了一张看似与电子烟无关的蛋糕图片,蛋糕上写着“成都”和“第100家店”。等等。

《BOD一季度新开门店数量超过2020年新开门店数量…相信今天发布的监管政策将有利于行业长期健康发展,且也是 BOD 的长期利益。”方辉在微信上的朋友圈里把上面的文字给打掉了。

虽然电子烟工业一直期待国家监管和行业标准出台,但当《征求意见稿》突然出炉,政策“靴子”不落,电子烟圈层人仍然感觉到风暴的来临。风暴来得如此之快,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席卷全球,将素不相识的人们纠缠在一起。

Capital市场 的回应总是迅速而激烈。北京时间3月22日晚,美股开市后,大洋彼岸上市的五芯科技(悦刻母公司)遭遇资金疯狂逃逸,其股票价格几乎被削减了。 3月23日,港股电子烟巨思摩国际一度下跌近40%; Simer International的股东和A股上市公司亿维锂能也逼近了上限。

相反,电子烟行业本身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3月23日上午,记者在深圳华强北赛格通讯市场的电子烟集散区看到,无论是富禄电子烟专营店,还是电子烟集电店,经营多家品牌,依旧是忙碌的场景——店员要么忙着装货,要么忙着接待前来咨询开店、购买等事宜的人。

在深圳华强北悦刻专营店,记者赶到5分钟后,就有人来询问店主如何申请在河南开悦刻加盟店。店主告诉记者:“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机会。从今年年初开始,很明显电子烟line的店铺数量有所增加。”

“如果以后有具体的政策实施,至少我们可以知道怎么做才能规范运营,按照政策来就好。”一家电子烟聚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国内电子烟市场“蛋糕”很大,我认为监管的初衷应该是支持正式的电子烟企业标准参与。

线上无止境,假冒频繁

电子烟 行业依然野蛮生长:一方面,网络销售不断被禁止;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的升温和资本的关注,电子烟行业再次涌入了一大批新玩家电子烟为什么被禁,其中不乏想要“造假”和“造假”的玩家。 ”和“野生匹配”成为另一个大问题。

目前,电子烟industry 正在疯狂增长。首先是网络销售不断被禁止。 2019年底,国家发布电子烟“在线禁售令”后,自上而下的行业领军品牌纷纷表示永远不会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但实际上电子烟是线上销售仍然存在。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电子烟现在线下销售,品牌知名度和渠道能力至关重要。一些小品牌产品单一,没有资金和资源铺设线下渠道,因此会不惜违规通过微信、淘宝等平台进行线上销售。也有一些规模较小的电子烟店主在四五线城市,或者开店时因为盲目囤货、选址不好,线下生意不好,转而在网上偷偷卖卖。

3月23日晚电子烟供货商微信,记者在淘宝APP上搜索“电子烟”,屏幕上弹出“绿色网络工程”页面。然而,当记者切换到“烟”、“电子烟”等关键词搜索时,页面上弹出了大量电子烟产品,包括悦刻、柚子等知名电子烟品牌,如以及利门等西贝和华小品牌。

其中一家店的客服含糊地告诉记者:“这个产品是电子烟,也就是抽是烟。默认韵达快递,当天发货,可以直接拍到了。”客服也给记者发了一条信息。一个微信账号说:“你也可以联系微信。”全程未要求记者提供年满18周岁的有效身份证件。

在一家名为“悦刻旗版店”的淘宝店,记者看到,该店主要销售悦刻generation产品,页面显示月销量为“100+”。该店客服要求记者在其淘宝店下单前先在微信上咨询。随后,当记者询问是否为正品时,客服表示:“产品都是福建线下实体店发货,一定是质量正品,可以直接到实体店ScanCode。”

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的升温和资本的关注,电子烟行业再次涌入了一大批新玩家。其中,想要“鱼眼”的玩家不计其数。 “假货”和“野配”成为行业的另一大难题。 .

电子烟的盈利主要靠烟弹的高频回购电子烟供货商微信,但现阶段烟弹从成本价到销售价都有很大的利润空间,这让很多中小-大厂商瞄准“匹配”利润的路径是模仿生产适合头部电子烟品牌烟杆的烟弹,并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现在电子烟和配件代工factory已经在深圳、东莞等地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产业链,可以生产烟杆、雾化芯、电池、烟油等配件。”在电子烟行业工作近十年的赵云告诉记者,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和造假门槛很低,只要投入十几二十万元的成本,它可以快速完成。生产与行业知名品牌几乎相同的产品。

悦刻等电子烟品牌在市场中占据较大份额,自然成为了仿冒、野配厂商的主要目标。 “就在我们工厂附近,去年,一个家庭租了一个200平方米的厂房,一天可以造2万个假悦刻烟弹。”赵云说,市场价在30元左右烟弹,一个小作坊的成本可以是4、5元。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家比较知名的企业悦刻通配烟弹原本在2019年底发不出工资,但2020年靠的是sales悦刻的通配烟弹赚了数亿人民币。这家公司今年甚至获得了融资,准备建立线下渠道来推广其电子烟产品。

一般情况下,假冒电子烟、通配符烟弹等产品会以“低价”的名义通过微商等各种渠道悄悄流入市场。由于做工差、品控不力等问题,不乏假冒伪劣的烟弹原子弹漏油,电池爆炸,通配符产品可能涉嫌侵犯品牌外观等产品专利。

对此,五心科技回应称,经他们核实,上述网上销售均为微商行为,公司销售系统中不存在微商销售渠道,微商和同代一直存在是公司。严厉打击的目标。

监管无疑,标准待定

《征求意见稿》目前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东吴证券认为,目前对电子烟、尼古丁内容的定义、产品标准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电子烟微商,因此电子烟监管规则可能需要市场一段时间的研究讨论。

电子烟行业野蛮生长带来的问题,是监管介入的原因之一。工信部表示,从“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的角度,将参照相关卷烟法规实施电子烟等新型烟草产品,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将有效监管,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

“你以后会好好生活,还是能活下去?”一位电子烟行业从业者表示,如果未来对电子烟的监管是提高电子烟的税率,可能只会导致电子烟Enterprise的利润率下降;但是,如果电子烟对整个产业链进行严格监控,可能会对现有的产业结构产生影响。

《征求意见稿》目前处于征求意见阶段。东吴证券认为,目前对电子烟、尼古丁内容的定义、产品标准等都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电子烟监管规则可能需要市场一段时间的研究讨论。

李欧城早在2015年就开始投资电子烟的上下游产业,至今仍是众多电子烟企业的股东。他从产业链的角度分析,预测电子烟将被纳入监管范围包括:烟油、烟弹生产加工、烟具生产加工、产品流通销售。

其中烟弹和烟具的生产加工更像是消费电子行业的生产环节,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部件。未来监管方向主要是提高行业和产品的标准。 烟油,因为包含尼古丁,可能会被集中监督。李欧成认为,烟油的监管将参照烟草管理核心资料的形式,对烟油的生产、运输、经营进行资质管理。

外界比较关心的是电子烟终端的流通和销售,即电子烟是否被纳入烟草专卖系统,参考烟草专卖规定,流通和销售新烟草必须由烟草专卖System 覆盖才能流通和指定销售。

李欧城预期的监管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要求生产电子烟的品牌进行备案和审查; 电子烟代理商及渠道商备案登记;对销售区域和客户群的限制;存档和查看销售客户信息。

东吴证券也对电子烟的未来监管进行了猜测。乐观地,如果监管对电子烟tail终端实施许可管理,获得参考卷烟零售许可并不困难,可能会限制门店之间的距离等,从而导致门店密度下降。单一区域,但全国覆盖可能会增加。

如果通过终端严控监管,将控制权传递到产业链上游,电子烟的中小玩家将被清零,而悦刻和Smole等龙头玩家仍然可以积极参与,甚至进一步提高集中度。但是,这会导致民营企业的参与度大大降低,只能参与价值较低的辅助生产环节。

“我们认为税收会在所有情况下叠加,但可能在环节、税率等方面存在差异,而且法律程序可能会更长,所以短期影响较小,但长期——期限影响将影响利润率。”东吴证券称。

目前,不少电子烟品牌厂商借鉴了五芯科技等公司的成功经验,不惜重金吸铅下加盟商合作,就像多轮前互联网公司发起的补贴战。赵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电子烟产业现在是资本和渠道的较量,看谁能先抢占先机。”

今年以来,博得、yooz、雪家、MOTI魔笛等众多电子烟品牌陆续公布了“万店计划”和多项补贴政策。以BOD为例,3月4日,公司发布成都展会单店最高补贴政策66万元,没有时间限制。这个补贴金额成为当时补贴政策的上限,甚至远远超过了行业内大部分门店的年销售额。

然而,Platinum 的最高补贴记录仅维持了 15 天。 3月19日,yooz宣布单店补贴突破100万元,最高118万元。此外,雪加宣布将从3月起向代理商发放价值数亿元的股份,以鼓励代理商多以更深入的合作方式开店。

“我们目前的投资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鼓励大家先开店,再开渠道。”方辉表示,BOD将按照原计划继续拓展线下渠道电子烟微商,等待未来电子烟specific监管政策出台后,公司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优化。

可以预见,电子烟行业即将从野蛮生长进入监管合法化时代。如果最终对电子烟终端销售实行许可管理等措施,五信科技等五信科技的模式,迅速冲刺下线,短时间内规模化、资本化市场 ,将更难复制。

未来电子烟行业发展会怎么写?这是所有行业参与者的新探索和竞赛。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微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hzc.com/2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