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危险的“大麻”电子烟:非法添加新的合成物质使吸食者“吸毒”

大麻电子烟 和烟油。 《轮廓》记者倪兆忠摄

《等深线》记者倪兆忠,中国商报北京、长沙、广州报道

“这就像剥一层皮。”回首这几天的经历,王成吸叹了口气吐出这句话。他目前正在北京一家戒毒医院接受戒毒治疗。他现在的状态比刚入院时好多了,也接近康复了。

和其他年轻人一样,王诚抱着尝试的心态。今年9月,他购买了买了几支电子烟。经过尝试,他出现了意识模糊、胡言乱语等症状。家长意识 当他中了毒后,他很快就被送到了医生那里接受治疗。由于发现及时,王成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

王成抽的电子烟被称为“上头电子烟”,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新事物。由于添加了合成大麻素5F-AMB-PINACA,吸食会有类似醉酒的感觉,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上瘾了。

长期从事戒毒工作的医生徐杰介绍,从去年开始,他已经接诊了50、60名像王成这样的病人。按照他的推测,社会上应该有更多的人患有这种疾病。

徐杰表示,更值得关注的是,5F-AMB-PINACA并未被列入国家管制目录,使用该物质在一定程度上是合法的。 5F-AMB-PINACA的人工合成技术要求不高,但具有危害药物性质,应尽快控制。

网购“友进”电子烟

王成是个高个子,今年21岁,地道的老北京人。

我以前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后,我选择了5年制学校。毕业后可以获得大学学位证书。今年是学习的第五年。按照常理,王成现阶段应该是在实习。受疫情影响,所有学校事务均已延期。

今年9月,学校组织了一次补考。结束后,王成暂时在家休息。因为无所事事,生活感觉有点无聊。

前期,王城加了一些拼车团。几个人拼车。 价格 会便宜很多。学生并不富裕,这些群体对王成来说似乎很重要。群里人很多,有的人经常在群里贴一些小广告,比如卖things 和销售课程。

王成一般不太关注这些广告。这几天无聊的浏览了一下,在卖“上头电子烟”看到了一个人。他注意到卖家的网络昵称是“大麻电子烟专卖”,头像也是几个电子烟的图片。他不完全明白这是什么。他只是听卖家。在抽之后让人觉得很酷很舒服。

王诚加了卖家的微信,对方自我介绍,“我做微商,特别是卖电子烟”。然而,这些产品的来源和资格却被忽视了。简单咨询了一下,说一个200-600元,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水果口味。

不同于普通的电子烟第一次购买买,只购买买烟弹,这种电子烟总是购买买整个分店。

误入狼口 by 无语对流言_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_商环

我的很多同学都在抽电子烟,王诚觉得抽可以比他的同学更“有活​​力”,有点自豪。我第一次买买的时候,他挑了两个便宜的。微信转账后,对方询问了他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大约两个小时,王成的电话响了。对方通过闪送的方式给他发了电子烟。但是电子烟没有任何包装,只是放在了一些面具里。

王成说电子烟为什么被禁,第一口吃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然后猛的抽几口,手脚都有些发软,浑身很轻松,头也晕了,“有种快感,就像喝多了的感觉,刚刚喝醉了就这样好的。” 一个抽还没说完,王成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东西,不时过来吃几口。

大约一天后,王成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一开始觉得有点头晕,心里很烦躁,不想联系任何人。唯一能让他冷静下来的,就是他手里的电子烟。 抽 完成了我所拥有的,然后又是 买。一个星期,他大概有买十多个,总共花了四五千元。

这一周,王成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整个人都在波动。刚开始的两天,他觉得有些糊涂,但随后就昏昏沉沉,大部分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之后,他常常一个人坐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或者突然之间,跳舞并说些不经意的话。

送去医生确认毒瘾

王成的异常引起了父亲王军的警觉,王军问儿子,却没有问为什么。他没有看到王诚抽电子烟,而是在屋子里闻到了水果的味道,猜测王诚在吸食某物。找了几遍,发现儿子在抽上头电子烟。

王俊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多,下意识的告诉他:“肯定不正常。”王俊为了澄清情况,接过儿子手里的电子烟,轻轻拍了拍吸嘴巴。没太大感觉,然后吸第二张嘴。他觉得“手在下,头在上面”。也有点晕”。

王军以为是毒药,赶紧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吸毒后的情况和儿子的症状很相似,证实了他的猜测。

王俊看到我的好儿子吸突然中毒了,也没生气,从王诚手里抢过电子烟,扔了出去。但东西被偷后,王成又去了买。

那几天,王军试图强行介入,不让儿子继续吸。当我发现我儿子不是抽时,他的状态确实有所缓解,他能够恢复到接近正常的状态。他想让儿子用这种方式慢慢离开电子烟,但王诚不配合。

王成说他也理解父亲的想法,但他不能没有电子烟了。只要你在一个小时左右之后不抽,你就会心烦意乱,一直想着这件事。再找不到,他就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

我爸妈不让抽,所以他悄悄买,抽更是防被人发现。 抽越多,他的症状就越严重。后期,他经常盘腿坐在床上,低着头,喊叫也没有反应。有时我能同意的时候,我的舌头都打结了,我根本无法解释。

看到儿子到了这一步,王俊也有些着急,赶紧询问该怎么办。有人告诉他,如果吸毒人在被警察抓到之前自愿戒毒,他是不会留下案情的。几经周折,他决定先带儿子去医院。检查我儿子吸食的电子烟。确实是毒品,里面含有大麻。

儿子的医生徐杰告诉王军,王成已经吸毒上瘾了。王诚入院后,徐杰给了他相应的治疗。大约四五天后,王成的症状有所缓解。

新物质的合成

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_误入狼口 by 无语对流言_商环

徐杰是北京高新戒毒医院内科、解毒科主任。长期从事戒毒工作。这个新的电子烟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根据徐杰的观察,他发现这个电子烟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徐杰说,他第一次接触此类患者是在2019年上半年,到目前为止,两年时间他已经治疗了大约50、60名这样的患者电子烟微商,而且似乎还有上升的趋势。

用于分析药物成分的实验设备。 《轮廓》记者倪兆忠摄

徐杰注意到,在他治疗的患者中,抽都是来自三五产品的电子烟。这些人基本都在20岁左右,其中男性略多,约占60%,女性约占40%。这些年轻男女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大多属于中上水平。

患者因不同的原因联系上头电子烟。许杰说,有些人在国外上学时被大麻污染,然后回国寻找替代品。有的人知道电子烟能“上头”,就冲了过去。带着这种快感走掉了,但大部分还是和王成一样,干脆买买电子烟就是买这种“上位”的烟。

“上电子烟也叫大麻素电子烟”,徐杰说,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电子烟添加了合成大麻素5F-AMB-PINACA,吸食会有一个感觉类似于醉酒,语无伦次,口齿不清,以及焦虑,烦躁和失眠的症状。严重者会出现幻觉,甚至妄想他人伤害自己。

徐杰告诉记者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天然植物大麻中含有一种叫做四氢大麻酚(THC)的物质,是一种有害成分。 吸食后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常出现幻视和焦虑、抑郁、情绪突变、妄想狂躁、意识不清等反应,长期吸食会导致免疫力低下,诱发精神错乱和自杀倾向。大麻被归类为毒品,因为它含有 THC。

因为THC是可控的,所以有人人工合成了5F-AMB-PINACA或者MDMB-CHMICA。尽管这些物质的化学结构与 THC 不同,但它们具有相同或相似的化学性质。 吸食后结果是相似的。因此,有人在常规电子烟中添加了5F-AMB-PINACA,以达到“顶”的效果。

徐杰介绍,相对而言微商 上头 电子烟300口,吸食上头电子烟染上的毒瘾没有海洛因和冰毒的毒瘾严重,但也要提高警惕,因为一方面,它尚未完全掌握。这种材料特性,另一方面,这个电子烟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和隐蔽性。很多人只想买电子烟 可惜被录用了。

吸食上头电子烟签约毒瘾后,治疗方法与吸食传统毒瘾签约的其他毒瘾略有不同。传统的毒瘾治疗方案是分析当事人的药物吸食中含有哪些成分,然后换上含有相同成分的药物,然后逐渐减少,达到戒毒的目的。

抽上头电子烟患者到达医院后,医院先为患者排毒,然后根据患者的失眠、焦虑、烦躁等症状进行针对性治疗。

徐杰也强调,植物大麻的物质要理性对待,并非完全有害。例如,植物大麻中含有一种叫做大麻二酚(Cannabidiol,简称CBD)的物质,目前广泛应用于医疗、美容、食品等行业。

“合理使用大麻可以给人类带来好处。滥用就会变成毒品。”徐杰说,在电子烟上加5F-AMB-PINACA是一种滥用。

研究和监督相对滞后

用5F-AMB-PINACA追电子烟以达到“顶”效果是近两年才出现的新情况,国内相关研究和实践还比较少见。

记者在中国知网、万方等学术网站上以“大麻电子烟”或“上头电子烟”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均未找到具体的学术文章。

尽管如此,大麻电子烟还是引起了很多官员的注意。广州、天津等地打掉了卖卖mari电子烟的团伙。湖南省公安厅禁毒组今年4月对大麻电子烟进行了相关科普,介绍了大麻电子烟的原理及其危害度。

总队民警告诉记者,从目前情况来看,近两年大麻电子烟的线索不断增多,犯罪分子主要通过网络渠道进行贩卖。这些不法分子在贩卖大麻电子烟的同时,经常贩卖笑气等物品。

对于电子烟中大麻素的来源,上述警方表示,合法使用大麻有严格的监管制度,正常情况下没有流出的可能。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这些合成大麻素主要是从国外进口的,都是通过非法渠道进口到国内的,并不是国内犯罪分子自己合成的。

长沙市公安局今年也破获一起卖mari电子烟拐卖案件。该局禁毒民警告诉记者,新出现的大麻电子烟有一些类似笑气的衍生物,有时会被不法分子利用。带入嘈杂的夜市卖,有时被吸食员买 带到我家吸食更私密的地方。

警方表示,要研究这些大麻素的合成原理,需要具有较高科研水平和较高学历的人才能完成。但在弄清楚其化学性质后,普通人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指导来合成这些大麻素。

他还表示,由于缺乏相关细节,基层缉毒警察在执法上也面临诸多困难。贩卖卖mari电子烟的犯罪分子被抓获后,以贩卖卖药的罪名难以定罪。违法成本低,让这些犯罪分子更加自信。同时,在调查此类案件时,也很难追根溯源,无法找到这些大麻电子烟的生产者,无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徐杰介绍,包含5F-AMB-PINACA的电子烟是一个很新的东西。新物质5F-AMB-PINACA没有对应的中文名称,5F-AMB-PINACA在中国尚未引入。包含在控制目录中。

广州一名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表示,按照罪刑法定原则,使用不受国家管制的物质不应被定罪。要想有效打击电子烟的产销,最重要的是尽快控制相关合成大麻素。

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7日,联合国禁毒委员会秘书长通知联合国成员国、公约非成员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第63届会议将于2020年3月召开。会上,禁毒委员会通过的《关于列名两种芬太尼类似物的决议》立即生效。在这个控制目录中,包含了5F-AMB-PINACA。

一位在北京从事戒毒工作的人士指出,联合国决议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对成员国具有指导作用。中国是联合国会员国,不会无视联合国决议。估计国内会有相关动作。

还好,记者在电商平台、QQ群、搜索引擎上不断更换关键词搜索,目前还没有发现“上头电子烟”的大卖。

徐杰认为,社会应充分重视相关问题的讨论,以吸引更多人的关注电子烟为什么被禁,尽快落实相关防控工作。据他分析,人工合成5F-AMB-PINACA并不难。根据这种情况,推测市面上还有很多抽上头电子烟人,很可能这些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感染了。吸毒成瘾,却患上了毒瘾。

和这些人相比,王成是比较幸运的。他现在已经康复了一半多,很快就会出院。谈到出院后的安排,他最明确的决定就是“以后不要碰这种东西。”

(王成、王军为化名)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微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hzc.com/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