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瑞电子烟微商,一场埋在财报里的溃败,中国博尔顿国内电子烟收入破裂下滑

吉瑞电子烟微商

电子烟行业上市公司并不多,但它们是我们观察市场的一个很好的窗口。上市公司年报中的数字以及基于这些数字的分析,原本是为了还原市场全景拼图信息源的重要性。

中国博通(03318.HK)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是国内少有的产业链布局比较完整的公司。在烟草调味剂、烟油、烟杆设备等领域均有布局,曾是小烟时代中国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但在2020年国内电子烟市场转线下的关键时刻,博尔顿却落伍了。 2020年业绩公告显示,其电子烟产品部只能依靠海外市场的贡献来维持小幅增长。

3月26日晚,博通披露了2020年全年业绩。全年总收入为18.5290亿元,同比增长12.9%。博尔顿最终将2020年业绩报告中曾经令人垂涎三尺的“保健品”事业部更名为“电子烟产品”事业部,但该事业部业绩贡献占比自2016年以来首次下降。

国内电子烟收入可能减少60%以上

业绩报告显示,博尔顿电子烟产品部2020年业绩贡献约8亿元,在整体业绩中的占比已降至43.2%,较2019年的45%有所下降1.8 个百分点。虽然电子烟段的收入还在增长,但增长率只有8.3%。在集团的五个主要业务部门中,增长率仅是倒数第二。这绝对是一个异常。要知道电子烟分部的业绩增长近年在博尔顿排名第一,2019年的同比增长一度高达221.2%。

图片

来自中国博尔顿2020年业绩报告

拖累Bolton电子烟业务增长的原因可能是国内市场报告期内业绩不佳。根据业绩公告的披露,博尔顿的电子烟业务不仅在中国,还在美国和韩国。 2020年,博尔顿在韩国的国际分销网络扩大电子烟微商,出口贸易业务也有所增长,是其电子烟分公司业绩保持增长的重要支撑。但既然海外市场增长了,这么低速增长的锅只能从国内市场中扣掉。

吉瑞电子烟微商

来自中国博尔顿2020年业绩报告

虽然博尔顿报告没有披露电子烟市场在各个地区的具体收入数据,但在2020年整体收入的区域结构中,来自中国的收入约为11.370亿元。与2019年的13.340亿元相比,下降了14.77%。来自美国和亚洲的收入分别增长了212.97%和77.07%电子烟微商,达到4.250亿和2.870亿,合计超过7亿元。接近电子烟部门的总收入。考虑到博尔顿其他部门收入保持增长,出口贸易占比不高,中国市场的2亿元收入很可能来自电子烟部门,进一步假设美亚市场如果营收增长主要由电子烟部门贡献,那么博尔顿2020年国内电子烟市场营收可能只有1亿元左右。

也就是说,2020年博尔顿国内电子烟市场的收入有可能下降60%以上。

业绩下滑的锅很容易被新冠疫情和19月底发布的电子烟网禁推高。不过,作为国内电子烟原料供应重要来源的博尔顿增香剂部门,同期仍保持19.3%的快速增长,这也可以从侧面证明国内电子烟总市场没有大萧条。

落后的是博尔顿国产电子烟成品和配件设备市场。

问题是,这是博尔顿主动的战略转变吗?还是无法阻止的下滑?

不管是什么可能性,在博尔顿的业绩公告中,都没有提到一个占收入近一半的重要部门的收入结构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没有任何原因的解释,甚至是隐瞒过去的。疑似。这绝对不是对投资者负责任的行为。

线下时代的Leggers

2019年底的电子烟在线禁令确实让国内的电子烟workers对市场未来感到沮丧,甚至有人选择退出。博尔顿是否也会做出类似判断,将战略重心回归海外?从博尔顿过去在市场的举动来看,这可能是一场不可阻挡的失败。

中国波顿,最早的主力香精香料企业,是国内老牌烟草增香剂供应商,也是电子烟红利最早的用户。

电子烟市场的崛起,不仅为博尔顿的香精香料带来了新的销售渠道,博尔顿本人也早早在其他领域的发展中积极投入电子烟。

据悉,博尔顿已经开始了合成尼古丁盐油的研发,旗下还有一家从事烟油生产的子公司华商生物。在电子烟烟杆设备方面,博尔顿于2016年以7.50亿元收购了知名的电子烟设备制造商吉瑞科技。同时,旗下子公司深圳华昶工业、华商Biotech也都具备电子烟成品及配件的生产能力。而吉瑞科技则声称拥有电子烟成品及配件相关设计专利,排名行业第一。

在很多局外人看来,几乎打通电子烟产业链的博尔顿无疑是全面而优秀的,可以轻松打造自己的电子烟消费品牌。但这家一直以To B业务为主的公司,确实缺乏打造消费品品牌的基因。

一开始,博尔顿的策略也很谨慎。他们以小额股权投资,通过旗下的吉瑞科技与多个电子烟品牌合作。他们被称为“吉瑞集团军”,成为电子烟@。 [email protected]的风景。理论上,这些更擅长营销方面的合作者会向前冲锋。无论谁跳槽并最终站稳脚跟,博尔顿都可以作为上游供应商和投资者同步发展。 “道”战略思想。但问题是吉瑞电子烟微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这些小品牌似乎都没有成长起来。

在2019年底电子烟在线禁令发布后,根据各种消息,博尔顿改变了打法。首先,吉瑞科技亲自下场,不再满足于“吉瑞军”,而是推出了一个名为“夏普”的电子烟品牌,2020年不止电子烟展会上都出现了。博尔顿的华商生物也在2019年底推出了改弹雾化烟,叫做枪械弹药。在2020年初的一些营销推广文章中,它曾经被称为ammo烟弹的中国电子烟市场占率排名第二。但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后,博尔顿的业绩预告中却并没有对枪械的介绍。

因为博尔顿的业绩公告极其简单,只有34页,所以公众号作者看过的上市公司年度业绩公告肯定少了页码。从业绩报告中我们无法知道波顿在中国电子烟市场 2020年经历了什么。合乎逻辑的猜测是,线下禁令严重打击了许多电子烟小品牌,包括“吉瑞连”品牌,以及直接的后果是吉瑞电子烟微商,博尔顿作为上游供应商的订单锐减。但市场自有品牌进入市场后,表现不佳,无法承受国内下游电子烟品牌客户流失造成的损失。

2020年下半年电子烟为什么被禁,当其他电子烟品牌从新冠疫情和线下禁令中缓和,其他电子烟品牌爆发式增长时,博尔顿迎来了自己国内的电子烟市场崩盘。博尔顿的地位和市场在国内电子烟设备供应链中的份额被同行抢走了,他们与发展较快的电子烟品牌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最终博尔顿只能依靠出口贸易的增长和韩国市场的发展勉强维持电子烟分部的增长势头。

问题在于,海外市场的增长几乎无法弥补国内市场股份流失造成的战略失败。博尔顿是否有可能重新获得他的市场 份额?

产业链完整,不一定能做好电子烟brand。

如果博尔顿想重新获得市场,他会怎么做?你坚持加强自己的电子烟品牌吗?还是应该尽快与强势品牌达成深度战略合作?这一定是一个关于选择的好故事。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微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hzc.com/2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