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哪里有电子烟卖,未成年人从电子商务购买香烟没有限制

“男士高端商品……你可以尝尝棒棒糖。”那是 5 月 31 日世界无烟日。南都记者发现,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有很多卖卷烟的@k45。 @家,而且大多打着“口粮”和“生活必需品”的名义。这些卖家不拒绝前来的消费者。记者明确表明自己是高中生身份后,卖家还是同意出售。

以此为线索,南都记者调查了京东、淘宝、闲鱼、一号店、拼多多等67家电商平台上的香烟和电子烟的销售情况。结果显示,淘宝和闲鱼还在卖烟卖,超过一半的平台卖电子烟,都没有对未成年人禁售的警示标语,未成年人可以直接购买买。此外,南方都市报记者还发现,百度贴吧中含有大量假烟、走私烟的营销信息。

大多数电商平台对未成年人购买香烟没有限制,成为未成年人轻松接触甚至尝试消费电子烟等烟草产品的渠道。

对此,专家建议电子烟应由国家市场管理总局会同国家卫健委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进行监管,并制定严格的标准,将电子烟的生产纳入其中和销售行政许可的范围,同时禁止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

A

闲鱼大批量销售卖卷烟微信交易规避禁令

在南都记者调查的67家电商平台中,卷烟销售基本被淘汰,但淘宝、闲鱼仍在卖卖卷烟。

在闲鱼上,当记者以“香烟”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时,闲鱼提示“无法搜索闲鱼违法信息”,但记者直接搜索香烟品牌时,依然可以找到大量销售卖信息。此外湛江哪里有电子烟卖,当记者尝试在平台上发布二手卷烟产品时,如果标题中出现“香烟”字样,闲鱼会提示违规,如果标题中包含“烟”、“香烟”和香烟品牌名称,不会出现这个提示。

事实上,2016年颁布的《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已经规定,禁止利用互联网发布烟草广告; 《淘宝平台违法信息管理办法》还规定,烟草专卖品属于违禁品。但显然,淘宝和闲鱼对卷烟的管控和相关关键词的屏蔽都是徒劳的。

作为一个专注二手商品交易的平台,很多卖家在闲鱼上以“二手”、“闲置”、“自用剩余”的名义在卖卖卷烟”。 “已婚买用剩饭剩菜,其中两个没有打开,”一位卖家描述道。这类卖家的卷烟销售量很少,一般1-3支左右,多为中华等高端卷烟。 价格与市场基本相同。

不过,南都记者发现,闲鱼上也有卖卷烟的商家。

“(是)需要联系右下角的客服”,一位商家在列出了十多个卷烟品牌后表示。照片中,一盒香烟整齐地堆放着,填满了整个房间。这些商家大多以“男士日用品”、“日用品”、“口粮”等字眼作为销售口号,同时销售20多种中高档卷烟。

这些香烟的售价远低于市场的价格,不同产品的价格梯度也更小。为什么这些香烟的价格这么便宜?一位商家告诉记者,“税收的香烟……我有几个超市顾客,他们还在超市卖高价放。”另外,有商家表示,他们把卖的香烟当成厂家Direct的免税香烟出售,“除了(不)纳税,其他都一样。”

此外,很多散售卖卷烟的商家都要求离开淘宝或闲鱼,通过微信进行交易。一些商家将此解释为只是回头客,“不做一次性business”。但也有商家表示,这是因为咸鱼禁止销售香烟。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个人卖家,还是销售卖卷烟的商家,除了部分产品照片在烟盒上有警告外,大部分产品页面都不存在未成年人. 禁售 的提示。即便记者将年龄设置为未成年人,他仍然可以搜索到大量的香烟销售卖信息。下单的时候,闲鱼没有阻止,也没有警告他。这意味着未成年人可以直接在闲鱼上购买买香烟。对于需要通过微信进行交易的商家,部分商家在记者明确识别为高中生后,仍同意记者购买买。

上述行为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经营者应设置不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的标志;很难确定他们是否是成年人,应该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件。

B

假烟商出现并将其发布为代工“Fake the real”

除了在淘宝和闲鱼上非法销售香烟卖来路不明外,南都记者还发现,多家百度贴吧已成为假烟和假烟经销商的“集散地”。

在百度的一个酒吧里,一位用户用汉字谐音的方式离开了自己的微信账号电子烟为什么被禁,并说“我要危及我”(注:危险,即微信)。

记者随后联系了这位卖家。它发来的价目表涵盖了多款国产高端卷烟,分为零售价和大代理价,均远低于市场价。每支香烟都有“上品”和“下品”两种。

卖家告诉记者,大代理价格是“离去价格”(注:1支=50支烟),低端货是闽粤广西货。高端货是代工货,“可假可真”,他强调。记者多次询问高端货的产地,但卖家都表示为“代工”。

“我自己抽this”,这个卖家居视频向记者展示了某品牌“高端”香烟的外观,燃烧后没有飞扬的灰烬,以及清晰的钢印在烟盒编号上。

南都记者发现,在百度贴吧中可以看到很多与卷烟相关的卷烟商。

和闲鱼、淘宝一样,百度贴吧上大部分商家也需要微信交易,并表示“欢迎观察”。

另外,与大部分商家低调打边球不同,有商家在回复中直接上传了“国烟代理价目表”。除了涵盖近百种国产高端卷烟外,价目表还标注了“厂丝”和“走私”卷烟价格。

所谓的厂丝烟就是假烟。对于上述“代工”和“走私”卷烟,不少贴吧网友提到,这是缅甸、柬埔寨、越南等国生产的假烟,走私到中国。

据悉,广东湛江海关5月7日通报,已对在两广地区长期从事卷烟走私活动的2个境外经销商和4个境内团伙进行清查,查获涉嫌走私卷烟和A大量证据材料,案件总价值约20.10亿元,涉税金额约13.390亿元。

南都记者注意到,第二天有商家在贴吧贴出一条新闻截图,回复中表示某支烟缺货,同时发布多款卷烟产品折扣。

值得注意的是,有网友在贴吧发帖称自己是实体店,要求“一手货源”。回复中也有不少商家自称是“专卖超市”,可以保证质量。另外,也有网友发帖称自己是“实力烟草厂,专做实体硬货”。

C

超过一半的平台可用电子烟禁售给民成空谈

相比网络上若隐若现的香烟,电子烟在各大电商平台上可以说是“铺天盖地”。

在南都记者调查的67家电商平台中,京东、淘宝、唯品会、拼多多、亚马逊等34家电商平台均开通卖电子烟,占比过半另外,国美在线可以搜索电子烟产品,但是都断货了。

虽然电子烟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仍存在争议,但《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知》(以下简称“电子烟通知”),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电子烟 给未成年人。 《电子烟通知》还建议将含有“学生”和“未成年”字样的电子烟产品下架,并扣减或关闭相关店铺(卖家);并加强对电子烟产品名的上架审核,采取有效措施屏蔽相关关键词,不向未成年人展示电子烟产品。

然而,这项禁令并未得到有效实施,该建议被许多平台忽视。

南都记者发现,在有电子烟销售的34家电商平台中,至少有31家电商平台至少有一个电子烟产品未警告未成年人禁售,包括淘宝、闲鱼、拼多多、亚马逊、苏宁易购、聚美优品等主要电商平台。

即使在有警示标语的平台上,警示效果也很微弱。比如京东大部分电子烟产品(包括自营和非自营)都有“未成年人(18岁以下)不买买本产品”的标语,但他们使用的是类似于背景颜色 灰色的小字体很难被注意到;大多数其他产品也将标语放在详细信息页面的末尾。

这些电商平台会屏蔽电子烟相关关键词的未成年人搜索结果吗?在可设置年龄的14个平台上,记者将年龄设置为11岁后,搜索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仍然有大量的电子烟产品。此外,还有16个电商平台无法设定年龄。无论哪种方式都意味着这些平台很难阻止未成年人看到电子烟 相关产品。

在没有有效屏蔽的情况下,这些平台会不会限制未成年人购买买电子烟?

湛江哪里有电子烟卖_电子烟有用吗_湛江哪买电子烟

答案是否定的。即使在可以设置年龄的平台上,记者在设置年龄为未成年人后,仍然可以直接下单购买买电子烟产品。另外,以上34家销售电子烟的电商店铺下单时均不会查看买者的年龄。

例如,淘宝上的一家店铺在产品介绍中表示“我们不会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但记者仍然可以直接下单电子烟为什么被禁,无需提供任何年龄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在淘宝、蘑菇街等电商平台中,仍有电子烟标注“学生”为卖点。此外,电子烟的主打产品多有水果味、卡通插画外观等,也涉嫌被控吸烟人士向未成年人推销。

艾瑞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12-18岁的中国未成年人平均每月可支配津贴为370元,近50%的受访者会在网上购买买产品。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调查结果还显示,近30%的初中生和近50%的高中生会在网上购物。

上述不限制未成年人购买香烟的电商平台,可能成为未成年人轻松接触甚至尝试消费电子烟等烟草产品的渠道。销售链接与广告无异。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今年 5 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经过对加州 757 名高中生一年的跟踪调查,发现曾接触过电子烟 和使用的其他烟草替代品促销信息 此类产品的概率是未接触此类信息的青少年的两倍多。

D

电子烟打“无害”牌其实可以造成轻微中毒

这些电子烟产品大多以健康品牌为主,打着“戒烟”、“无危害”、“拒绝二手烟”等标语,号称远比香烟健康。在拼多多上,一个电子烟自称“完全戒烟无效退货30天”。

电子烟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吗?天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行为干预科主任李伟在文章中介绍了在加拿大、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进行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虽然85.1%的电子烟用户表示使用电子烟是为了戒烟,但他们的戒烟成功率与非用户没有区别。

电子烟产品大多使用低尼古丁作为卖分,但低尼古丁并不代表没有危害。瑞典的一项研究发现吸10支电子烟会对血管造成损害,即使是中小剂量的电子烟仍然有显着影响。

上述国家市场总局的《电子烟通知》也表示,电子烟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其自身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根据《电子烟须知》,电子烟的大部分核心消费成分是纯化的尼古丁(即尼古丁)。 尼古丁属于剧毒化学品。未成年人拨打吸,系统尚未开发形成。 吸进入这种雾化雾气会对肺功能产生不良影响。使用不当还可能导致尼古丁中毒等安全隐患。

对于电子烟“无二手烟”的说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杨杰在官网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电子烟不仅会产生“水蒸气”,还散发出吸入的液态细颗粒、超细颗粒、尼古丁物质,不能完全消除二手烟对不吸烟的人的健康影响。

实际上,公众并不确切知道电子烟 是什么。李伟介绍,电子烟中的颗粒物、重金属、亚硝胺等都对健康有贡献危害。 “电子烟所谓的“安全”只是一种假象,消费者无法理解吸在使用电子烟时会进入体内的物质是什么。”李伟说。

E

广告和伪科学信息引诱青少年和女性

除了不限制未成年人网购外,南都记者注意到,网络平台上还有大量以卖烟为目的的“感性软文”和伪科学信息,很多他们是年轻人。群体和女性是交流的对象。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4月份发布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烟草营销数据监测报告》(以下简称《监测报告》)显示,共抓获烟草广告及促销相关信息2018 年 1 月至 6 月 51892 篇文章。在烟草广告和促销相关信息中,tobacco代理商的销售信息最多,39507条,占76.13%;烟草采购信息1959条,占比3.78%;烟草广告信息1977条,占76.13% 3.81%; 265条烟草赞助信息,占0.51%。

值得注意的是,“感觉软文”信息7766条,烟草相关伪科学信息418条。

“这些感性文章通过夸大烟草与爱情、友情、亲情的关系,美化吸吸烟行为,提升公众对烟草品牌的认知度,传播烟草信息,”《监测报告》称。对于伪科学信息,《监测报告》指出,“这样可以加强品牌知名度,让吸吸引更多潜在客户。”

F

网络烟叶销售全链条监管,但各环节负责“九龙水控”

其实这已经不是闲鱼第一次被发现卖卖卷烟了。 2016年,媒体曝光了这一情况。中国控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恩泽表示,咸鱼的行为缺乏企业社会责任感和法律意识。

如何处罚在线销售的香烟?

2009年发布的《关于严厉打击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未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的组织和组织,禁止。个人利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非法经营包括卷烟在内的多种烟草专卖品,禁止为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

但是,北京烟草专卖局的云和在论文中指出:《管理办法》缺乏上位法依据,可能超越立法权限; 《罢工通知》严厉打击执法机构利用网络销售 卷烟行为具有引导和规范作用,但鉴于缺乏相应的实物法规作为实施保障,其实施效果必然大打折扣.

实际上,惩罚在线卷烟销售并非不可能。利用互联网销售卷烟可以看作是一种广告手段,肇事者必然会在互联网上宣传自己的卷烟业务。

李恩泽表示,根据《广告法》,市场监管部门应对电子商务平台涉及的烟草广告进行监管。如有此类内容,应当限期查处。他还表示,烟草管理部门要按照烟草专卖法对网上销售的香烟的真伪进行核查。如果是假烟,可能涉及非法经营。

云禾还指出,网络销售香烟可能违反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内的多项法律法规,其监管将涉及烟草专卖行政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通信管理局。 、公安等司法部门。

但他也表示,虽然网络卷烟销售的形式实现了全链条监管,但实际上每个板块由每个板块管理,呈现出“九龙控水”的格局:烟草专卖Administrative部门专卖零售许可证经营烟草制品零售业务的行为缺乏足够的权力和措施;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依法对无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的烟草制品行为进行处罚,但这不是其主营业务;因为对于网络行为的多样性、复杂性、隐蔽性、取证难度等问题,通信管理部门和公安等司法部门难以及时有效地进行监管。

新滩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控烟项目主任李金奎也指出,目前存在烟草销售监管不力的问题卖。 “如果你举报一个案件,你可能会调查和惩罚一个案件,”他说。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树也表示湛江哪里有电子烟卖,市场监管机构和烟草管理机构应该对此有所作为。

南都记者注意到,1999年实施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法》规定,任何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然而电子烟为什么被禁,时隔近20年,直到去年深圳市马寇市场行政办公室才开出全国首张向未成年人销售香烟的罚单。

G

专家称监管责任不明确,上网致电禁售电子烟

电子烟的监管也有类似香烟的困境。

李恩泽指出,上述“电子烟通知”缺乏明确的处罚和法律责任。 “如果我向未成年人举报地方卖,我该怎么办?”他问道。张建树指出,《电子烟通知》缺乏明确的监督主体,“现在职责不明确,所以职责分工特别混乱,三者都被忽视了。”

另外,李恩泽还表示,对于电子烟商的夸大宣传,《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广告法》也有相关规定;负责实施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国家卫健委,也应该有监督电子烟的责任。

在他看来,国家市场管理总局会同国家卫健委,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电子烟进行监管,制定严格的标准,将电子烟的生产和销售纳入管理许可范围内,禁止电子烟通过互联网销售。

他建议上述两个部门对电子烟进行研究和评估,共同发布法规。有明确的执法机构、法律责任和后果,“只有这样才能奏效。”

李金奎建议禁止电子烟促销和广告,并在包装​​上告知消费者电子烟产品和危害的成分,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此外,他还建议,在城市控烟立法中,电子烟也应纳入公共场所禁烟范围。

实习生:宋承汉,南方都市报记者吴斌,北京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微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djhzc.com/3206.html